《纽约时报》上的这篇文章掀起一场围绕中国的大辩论

国内 图片

  原标题:《纽约时报》上的这篇文章掀起一场围绕中国的大辩论,我们看到了什么

  “中国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自己才是问题。”


  “中国不再尊重美国,他们有理由这样做”,知名记者和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最近为《纽约时报》撰写的这篇文章掀起一场大辩论,时报在留言区放出的评论数多达2018条。中国特别是“中国VS美国”的话题在美国舆论场中一直很热。在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下,这场大辩论,或许也是变化的一个注脚。

  犀利的“自我剖析”

  弗里德曼经常为《纽约时报》供稿,但似乎很少会像这篇评论在网络上引发如此大的关注。

  先来看看文章写了啥,读完之后可能会震惊于作者的“自我剖析”。

  作者首先借用喜剧演员比尔·马厄的一句吐槽概括出美中两国的鲜明对比:“中国仍然可以搞定大事。美国则不然。”

  具体而言,中国领导者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他们非常注重业绩——尤其是围绕就业、住房和空气质量。相比之下,美国政客的“执政已经成为体育竞技、娱乐或仅仅是无脑的部落战争。难怪中国领导人视我们为一个衰落的帝国,靠美国‘例外主义’的余灰为生。”一句弗里德曼式的犀利语言极尽讽刺。

  既然认为中国有理由不再尊重美国,那么“理由”是什么?文章直接上了一幅美国“乱象图”:上任总统激励追随者洗劫国会大厦;共和党中多数人不承认民主选举结果;一名国会议员认为是犹太人操作的太空激光引起了森林大火;左翼无政府主义者被允许接管波特兰市中心的一部分,造成数月之久的破坏;在大流行期间,中国增发货币是为了投资更多的基础设施,而美国增发货币以帮助消费者保持支出——相当一部分商品是中国制造的;美国的枪支暴力已经失控。

  弗里德曼当然不满足于指出问题而不去解决问题。在他看来,美国的乱象根源在于美国已经不再遵循其成功公式。为此,他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必须重新并加倍使用美国的成功秘诀。包括教育劳动力,使其达到并超越技术所需要的水平;建设世界上最好的港口、公路和电信基础设施;吸引世界上最具活力和高智商移民以加强大学以及开展新业务等等。

  否则结果会很糟糕,“我们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力都将逐渐减弱”,而且还会输掉“2025年奥运会”——美中高科技产业竞赛。

  无法妄加揣测弗里德曼缘何会撰写这篇评论,不过有一点似乎很明显,杨洁篪在中美阿拉斯加对话上说出的那句话——“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在美国人听来估计是振聋发聩,深深刺激了包括弗里德曼在内的许多美国人的神经(弗里德曼也在文中加以引用),加剧了像弗里德曼这样的人对美国衰落甚至未来会输给中国的忧虑。

  “我们凭什么被尊重”

  《纽约时报》网站显示,这篇文章下方的留言达到2018条,而这只是时报公开显示的结果,落选的评论“遗珠”应当无数。

  浏览这些评论,发现似乎比弗里德曼的文章更精彩、更尖锐。

  最直观的感受是,弗里德曼之论引发强烈共鸣。网友更是直接抛出反问——为什么中国以及其他国家非要尊重美国?美国凭什么受别国尊重?

  按读者推荐数量排序的留言榜里,置顶一条写道:“为什么中国要尊重美国?当一半美国人认为科学是一种阴谋论时,这充分表明美国公民已不是最好的人民。美国不需要担心中国,它需要担心自己,并且永远不要想到或说出‘我们是第一’这句空洞的口号。”

  排名第二的留言是:“为什么他们(要尊重美国)?当中国在规划下一个五年计划时,我们正忙于两党斗争,一项1.9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拯救法案在国会滞留数月后两党仍未达成共识;当中国只花一周时间建造两所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时,美国人仍在讨论口罩和漂白剂注射是否有效;当中国通过把最优秀的学生送到美国来大力投资技术和基础设施时,共和党人标榜市场经济决定一切,并拒绝采取任何行动;当中国签署世界上最大的经贸协定RCEP和中欧投资协定时,美国退出了可能会孤立中国的TPP。毫无疑问,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

  “为什么会有国家尊重一个混乱的美国呢?大规模失控的枪杀事件、攻击国会试图叫停一次合法选举、一个完全破碎的政府几乎失灵、一个主要政党不相信科学或戴口罩能遏制疫情大流行……”

  “为什么他们,或者任何国家,会尊重我们?我们也不尊重其他国家。我们告诉几乎所有国家到哪里去买天然气,应该选谁,应该炸死或杀死谁,应该和谁交朋友等等……这对中国是例外,他们不会被任何人欺凌,那样的日子已经过去,就像美利坚帝国结束一样。”

  “不祥之兆”与巨大反差

  留言中充斥着人们对美国现状的不满,各种吐槽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妻子和我打算离开美国。”这名美国网友写道,接着举出种种他认为的“不祥之兆”,几乎描绘了美国衰象“全景图”:美国已变成一个臃肿、无能的强盗政府,被巨大的不平等、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只让最富有者受益的经济所困扰,政治体制赋予少数人以统治权;对新冠疫情的反应完全失控;城市陷入混乱,首都被洗劫;公共教育系统就是一场闹剧;基础设施就是个笑话;大规模枪击事件每月都会发生,包括在学校;由于泛滥的贪婪,金融系统处于崩溃边缘;由于中央银行每次印钞救市,导致多次经济崩溃;中产阶级已被掏空,等待死亡,医疗保健系统像秃鹰一样捕食他们;关键健康指标(寿命、婴儿死亡率、肥胖)越来越糟,生活成本也越来越高……

  还有一个住在上海的美国人,以亲身感受对比中国与美国十多年来的巨大发展落差。

  一边是中国的发展奇迹:上海的地铁线路从5条增加到17条;仅仅用了10年多的时间,中国从没有高速铁路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高速铁路系统;中国人被激励去改善生活,并坚信明天会比今天更好;中国人重视教育,并把这些价值观传授给他们的孩子。

  一边是美国的一成不变甚至倒退:父母家门前的路还是和高中时一样坑坑洼洼;一个肥胖和懒惰的国家,且不断回头寻找伟大;无知似乎被大肆宣扬,以至于一半人相信关于选举造假的谎言;像安抚奶嘴般固守着枪支武器。最后,他得出结论,“比起美国的重生,我对中国的崛起更有信心,虽然这对我这样的美国人来说很悲哀。”

  “我们自己才是问题”

  在这些留言中,不仅有情绪的宣泄,更有深刻的思考,试图挖掘中国不再尊重美国以及“美国病”的深层根源。

  有对体制的抨击:“华尔街寡头、科技垄断企业和军工联合体,这些真正控制我们国家的势力,会放弃过去30年积累的巨额财富和权力集中吗?我们是财阀而不是民主政体。”

  有对美国自身品格的质疑:比如傲慢,“我们正在因毫无缘由的骄傲和傲慢窒息。不仅仅是在中国,包括在全世界,我们作为一个群体被视为自私、不诚实、不尊重、不值得信任的吹牛者。我们的品格比我们的基础设施崩溃得更快。”

  比如反智,“相比其他工业化国家,美国的人口素质相对较低……很大一部分美国人也是反知识分子……这样是不会‘赢得未来’的”。

  比如无知,“美国人的部落意识和无知令人震惊。我们是愚蠢的……我们社会的很大一部分人似乎陶醉于他们的无知。”

  有的归结于美国滥用霸权与道德伪善:“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严重滥用其在世界上的权力。没有哪个国家像美国那样暴力,破坏国际法,并表现出虚伪。美国谈论新疆人权,但是否可解释为何资助和怂恿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这条留言还直接反驳弗里德曼关于美国“道德”的断言,“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道德,一直是由美国掠夺他国财富和资源的能力来定义的。”

  “弗里德曼没有指出美国不再有道德的权威,当警察残杀少数族裔,有着最多的囚犯,无论从绝对数量还是人均上,外部世界已经不再相信美国了。”另一名网友也持相同观点。

  有的还追溯到“婴儿潮一代”文化。一名网友写道,1979年,克里斯托弗·拉什(Christopher Lasch)预言,“婴儿潮一代”的“自我一代”将毁灭美国,将美国转变为一种“自恋文化”,而中国总是以成年人的专注和能力在严肃行事。

  有的则将中国哪里做对了来“点醒”美国哪里做错了:“中国人不是考虑眼前利益,他们不是思考一年后的事情,而是50年甚至更长久……中国人做事基于事实和现实,我们为了政治目的否认事实,为了利润创造了现实……中国人耗费巨资为未来创建基础设施,我们依赖市场只为今日攫取最大的利润但无人关心明天……这就是为何他们不尊重我们。”

  正如有美国网友一言以蔽,“中国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自己才是问题。”

  建议美国做好两件事

  针对弗里德曼提出的重启成功秘诀,也有网友给美国提出自己的建议和忠告。

  一名加拿大网友建议美国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不要再去贬低共产党,共产主义成为一个无意义的咒语,中国政府是为中国人服务的。第二件事是不要再搞霸权,中国不是美国衰落的替罪羊。美国很久以前就失去世界领导角色,但这不是不光彩的事情,而是世界人口和经济发生转移的结果。

  “在合作竞争的精神下,美国和中国都有发展经济的空间,但美国正在进行的遏制中国野心的计划将会失败并导致灾难。”这名网友说。

  还有人认为,美国衰落中国兴起是不随意志转移的历史趋势,美国必须接受这个现实。

  一条留言写道:“美国在过去几十年的主导地位是拜欧洲自相残杀的战争和亚洲的欠发达所赐。但这是暂时的,亚洲正在成为世界的主导力量。要习惯这一想法。”

  “世界需要一种新的力量平衡。”还有网友写道,西方大国只是权力的一极,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可以有不同选择,其他大国的崛起将成为力量平衡的一种方式。

  不过,也有人并不认同文章“黑”美国以及提出的解决之道。

  有人认为“美国一直是一个混乱的马戏团,这才是真正的自治”;有人则表示弗里德曼没有抓住问题本质,“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帮助中国成为一个经济巨人。我们盲目地将生产外包到中国,使我们成为中国产品的主要市场……美国人(以及一般西方人)首先要做的是,限制消费主义生活方式,以及对中国制造产品的依赖。苹果等美国公司应该把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国家……这才应该是西方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向。”

责任编辑:祝加贝

来源:新浪网